河北三河非法盗采矿猖獗 9名公职人员受处分

昨日,102国道段甲岭镇十百户路口东侧,此前院内堆得冒尖的石料(小图)已经被运走,院子大门紧闭。
昨日,102国道段甲岭镇十百户路口东侧,此前院内堆得冒尖的石料(小图)已经被运走,院子大门紧闭。

■ 《三河矿石盗采复燃 一夜被盗10万吨》追踪

新京报讯 1月11日起,新京报连续多日报道了河北省三河市东部矿山盗采猖獗,高峰期上百辆挖掘机同时盗采,一夜盗得10万吨矿、破坏生态环境的情况。该市段甲岭镇多位村民反映,盗采等活动有公职人员亲戚参与。

昨日,三河市官方通报称,针对东部矿区盗采盗挖矿山屡打不绝、生态环境遭破坏等问题,三河市开展专项打击行动,目前涉嫌非法经营罪的25名嫌疑人已被刑拘。

此外,廊坊市、三河市纪委成立专项调查组,对责任单位和工作人员进行了严厉问责,对9名公职人员给予党政纪处分,包括2名处级干部。其中,三河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高某被免职。

公职人员父、弟涉嫌盗矿被抓捕

三河市与北京通州仅一河之隔,其东北部78平方公里山区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是京津地区重要的砂石原料供应基地。因采矿企业长期无序开采,生态环境遭到破坏。

三河市昨日的官方通报称,去年12月30日,该市实施了打击盗采盗挖石料违法犯罪行为“零点行动”,对东部矿区非法盗采山石料违法犯罪行为展开集中清查 打击,当场查扣运输车辆25辆、挖掘机21台,对涉嫌非法经营罪的25名嫌疑人刑事拘留,对4名违法犯罪嫌疑人网上追逃。1月15日已将2名影响较大的追 逃嫌疑人成功抓捕。

昨日,新京报记者获悉,上述被成功抓捕的2名影响较大的追逃嫌疑人,为三河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高姓副主任的父亲高某良、弟弟高某。

当地多位村民介绍,两人的盗采地点就在八百户村的后山。高某良在当地颇有“势力”,从2013年一直在偷挖盗采,在村里常以“村主任”身份行事。

此前记者从三河市公安局了解到,4名被通缉人员分别为赵某某、高某、高某良及高某飞。经多方证实,高某及高某良为经济开发区高姓副主任的弟弟及父亲。当 时,该高姓副主任在电话中称,其与二人确系兄弟及父子关系,但他因工作忙,家人做什么也不知道,对他们的盗矿并不知情。“之前也有警方问我,我说只要你们 知道,该办理办理,该抓的就抓。”

目前,该高姓副主任已被免职。

公安、交通等部门公职人员受处分

此前三河市委市政府回应称,针对新京报报道的相关问题,三河市纪委、检察院已对相关部门的干部和工作人员予以立案调查,一经查实,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昨日,三河官方通报称,针对在东部矿区整治工作中相关分管领导及工作人员的失职行为,廊坊市纪委、三河市纪委成立专项调查组,对责任单位和工作人员进行 了严厉问责,分别对2名处级干部、5名科级干部、2名工作人员给予党政纪处分。其中给予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高某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并予以 免职。

新京报记者获悉,2名处级干部分别为分管东部矿区工作的三河市政府领导和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负责人。另外5名科级干部及2名工作人员主要为三河交通和公安等部门公职人员。

三河市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为彻底把东部矿区盗采盗挖行为管住,严防死灰复燃,三河市部署建立长效打击工作机制,出台《建立打击东部矿区盗采盗挖矿产资源长效监管责任机制的分工方案》,建立起了打、防、治于一体的长效监管责任机制。

目前,三河市已经通过《三河市东部矿区采矿企业拆除奖补工作方案》,开始全面启动22家采矿企业关停拆除工作。同时还将推进矿区整体生态修复和环境治理,把东部矿区打造成京津冀生态修复和环境治理示范区。

■ 回访

多家石料厂内 石料堆被推平

昨日下午2时许,102国道三河段甲岭镇沿线,路旁的石料厂均大门紧闭,不再有公开进行山石料售卖的营业石料厂。在段甲岭镇十百户村后山,周围山体被挖成深坑,山上的防空洞也变为绝壁上的一处黑点。车辆经过,卷起一片粉尘。

新京报此前报道,此地一处深约60米的大坑内,两辆挖掘机在作业,一辆杵(挖掘)石料,另一辆往货车上装。不到20分钟,两辆货车满载离开。其中一辆货车沿矿山路驶出,到达十百户村村口对面的存料场。

据当地多位村民指认,上述作业矿坑及石料厂均为十百户村民冀海业的盗采点。

昨日,该处石料厂大门紧闭,仍能看到院内堆得冒尖的石料。村民称,13日傍晚,石料厂曾用大车将院内的石料偷运出去,后被公安赶到制止,并对其进行查处。

而102国道段甲岭段十百户路口东侧的两个大红门的石料厂,曾被新京报记者报道过的堆得冒尖的石料已经被运走,院内一片空旷。

此外,在段甲岭镇矿山路十百户段东侧、十百户西路东侧的两处石料厂,院内的石料均被推平,与围墙一般高,路过不注意则难以发现。在十百户后山,侵占村民30亩林地已经立案查处的石料厂,从2014年底至今一直被万吨盗采的石料占据。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卢淑婵 彭子洋


周星驰,赶鸭上架的政协委员

周星驰就此一个,就让他安安静静拍自己的电影吧,放眼中国,还真找不到第二个周星驰。而政协委员成千上万,不缺他一个。对于周星驰,我只能说,天才都是孤独的,天才都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的,不必去打搅他们。


增财产性收入,农民才能买房

大多数农民的财产,除了土地和房屋,基本再无更多,而一旦被低价征收,基本就没有了财产。土地和房屋财产正应该是“增加财产性收入”的主要甚至唯一路径,如能够按照市场规则公平交易,很多卖地农民或早已经致富,至少是可以在城里买得起房。


中纪委官网告诫与刘强东扶贫

好在,那些不能顺利挂到号的病人,那些被救济不了的穷人,那些不愿意落实中央精神的人,终究是少数,少到经常可以忽略,却有必要拿出来示众以彰显我们解决问题的决心……


我们还能不能正常说话?

当汉语江山花果飘零,支离破碎,陷入重度污染,我愿继续守护与鄢烈山先生的约定,并试图证明,不用由“逼”“屌”“婊”等所构成的新词,正如不用那些官腔,我们依然能正常说话。也许我们所缺乏的不是正常说话的能力,而是正常说话的意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