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员母亲和儿子在站台上的4分钟团聚

“妈——”“唉——”“妈——”“唉——”

列车门打开的瞬间,站台上响起温馨的喊声,融化了所有人的心。只见何艳艳紧跑几步,一把把儿子抱在怀里,狠命地亲着。

2月9日,甘肃省陇西火车站上的这一幕,令人难忘。

何艳艳是乌鲁木齐铁路局一名列车员,今年春节执行新疆伊宁开往上海的T206次列车,列车只在陇西站停4分钟,这给她和儿子有了团聚的时刻。

8年前,家住甘肃陇西的何艳艳远赴2000多公里外的乌鲁木齐,成了一名列车员。随后结婚,有了儿子兜兜。由于自己跑车,丈夫又在一家酒店做厨师,照顾不了年幼的儿子。孩子一岁的时候,何艳艳咬牙把儿子送回了陇西老家。

当时何艳艳值乘乌鲁木齐至上海的T54次列车。列车在陇西站不停,每次经过家门口时,她只得让家人抱着孩子,站在离陇西车站站台不远的一个高土包上,远远望望家人和孩子,就算是见面了。

“虽然不常见面,但兜兜知道妈妈在铁路上工作,我父母家住在铁路边,兜兜见到穿铁路制服的女同志就叫妈妈。”说起儿子,何艳艳流下了眼泪。

2014年12月9日,伊宁至上海的特快列车开通,何艳艳开始值乘这趟列车。让她幸福的是,这趟列车在去往上海方向时,能在陇西站停4分钟。每次出乘前,何艳艳会提前给父母打电话,父亲带着兜兜赶到站台,母子只有4分钟的团聚时刻。

伊宁至上海的T206次列车从西到东跨越了整个中国。何艳艳每趟值乘来回需要8天,但有了和孩子见面的机会,再苦再累她都觉得值。

18时06分,列车正点停靠在陇西车站,守候在车门口的何艳艳,拎着给家人和儿子带的新年礼物,一个箭步冲下列车,一把把孩子紧紧搂在怀里。她只想紧紧地抱着孩子,虽然只有短短的4分钟时间。

团聚的时刻是短暂的,还没和父亲、哥哥说上几句话,开车的时间就到了,她依依不舍上了车。

“妈妈要吃饭。”列车启动的一瞬间,兜兜突然用力喊着,车厢内,何艳艳眼泪夺眶而出。

“真的希望这趟车能再快一点,那样我就可以多见见儿子了。可又怕列车提速取消了陇西停站。”何艳艳流着泪说道。

“下一次见面要等到过完年了。”何艳艳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光明日报)


河北农村这张年画今年最畅销

老板娘说,这两张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的年画今年卖得最火。小编拍照的功夫,就由两个人来买了。年画上习近平和彭丽媛挥手微笑,身后是9·3大阅兵盛况。


离退休党员干部为何不能信教

党员不能信教,本来是常识的事情,却有一些党员以公开、半公开的方式“突破”了,“有些人还认为,我已经从职务上退下来了,为什么不能信教?这些人没有想到,职务虽然退了下来,可党员身份可没有退。


增南方节目,春晚一碗水端平?

允许地方电视台在除夕播出地方性春晚,既尊重了观众,也是央视自信的表现。这样的竞争,是不是更能相对端平春晚这碗水呢?


致机关年轻人:豆腐太热烫嘴

事实上,体制中人,不管年轻的还是年长的,“成大事”的终归不多,更多的是像你我一样,免不了要做小事做琐碎事的。在机关呆得越久,越是认同“欲速则不达”一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