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名哈医大实习生在京死亡续:多被告均称无责

5名哈医大实习生因燃气泄漏死亡家属索赔

房东、中介及热水器生产经销各方全称与己无关

两被告新证据“互相拆台”

去年2月4日凌晨,离过年不过四五天的时间,5名哈尔滨医科大学在北京实习的学生在朝阳区一间出租屋内,因为热水器一氧化碳泄漏中毒身亡。当天一名学生因外出逃过一劫。学生家长起诉房东、中介公司等被告分别索赔113万余元,但几被告均称自己没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今天上午,该案在朝阳法院奥运村法庭第二次开庭,7名被告均称与自己无关,其中两名被告新提交的证据“打起了架”。

事件还原哈医大5学生 出租房中毒身亡

涉案出租房在朝阳樱花园中路3号院,两室一厅,面积约60平米。一间屋内摆放了三张床,6名在中日友好医院等医院实习的哈医大本科生租住在此。6人中,只有小董(化名)因为当晚没有住在房屋内,而逃过一劫。

2013年2月5日早上,小董外出回来叫其他几人起床去上班,多次叫门无果后报警。警方及街道等相关部门赶到现场,小董打开门后,一股刺鼻的气味涌来,五名室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经现场勘查,初步认定5人系因热水器燃气泄漏造成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5人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发前,有的学生甚至已经买好了回家过年的车票。

事件让5个家庭痛不欲生,2014年1月14日,家属将涉案房屋所有人赵光杰、燃气热水器生产商万和公司、热水器的安装服务公司日昌盛公司、出租代理人和签约管理人的爱家营公司和我爱我家公司以及热水器经销商某网上商城告上法庭,分别索赔113万元。

6家被告以该租房合同签订由其中一名学生的姑姑何建梅负责,提出将其追加为被告。

庭前采访儿子已经买到年三十回家的车票

“孩子们的成绩都非常优秀,1年的实习期马上就要结束,本来说可以留在北京的这几家大医院,好好的就这么没有了。”鲁辰宇的父亲鲁先生随着另外两位学生父亲走进法庭,他看了看围上来采访的记者,双手紧紧地攥着在法庭上的发言稿。

“这5个孩子由于成绩优异,被学校推荐到中日友好医院等大医院实习,2012年春节,是全家最后一次见到孩子。”鲁先生说着哽咽起来,他说2012年6月,孩子们来京实习,由于人生地不熟,他们在何某姑姑的安排下找到房屋中介租下房子。

“这几个孩子都很仁义,对工作尽职尽责。”鲁先生掩饰不住悲伤哭出声来,“2月3日,我跟孩子视频电话,叫他早点回来,但他说工作忙,有很多病患需要他照顾。”鲁先生说着擦擦眼角。

“我当时还跟他说,你现在还是实习,用不着那么玩命、认真。可孩子却说,自己是医生,必须认真负责。”鲁先生说,儿子说已经买到回家的车票,三十到家。“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听到儿子的声音了。”他说。

鲁先生等人在起诉书中称,事发后,唯一的幸存者小董发现热水器竟然还着着火,处于燃烧状态。

小董也表示,事发当天,他发现卫生间马桶呈现自动冲水状态,有小水流一直流着。此前同学们曾数次发现,马桶冲水时会导致燃气热水器点火开关意外启动、热水器燃烧。卫生间马桶的冲水开关有时会失灵,导致马桶呈长流水状态。学生们多次向房主反应,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庭审现场为推责任 两名被告“互相拆台”

今天上午,5位学生家属都来到庭审现场,因为被告和原告人数过多,法庭不得不在原被告席上额外增加了凳子。

庭审开始后,原告提交了交通票据、务工证明等新的证据。

此前该案开庭时,几名被告均称与己无关,不应担责。今天上午,两名被告提交了新的证据,其他几被告表明该证据与己无关,不发表意见。

被告房东赵光杰提交了新证据,第一份是“房屋出租委托代理合同”,他称,合同中明确规定租住人数为4人,而实际居住人数为6人。

第二份证据是房屋的交割单,证明他将房屋交给中介公司时,中介公司对房屋进行了全面检查,其中热水器的状况栏上,并没有注明存在问题。他说这证明房屋在交给中介公司时,所有设备都是完好无损的。

赵光杰表示,合同中明确写明,在租赁期限内,甲方(赵光杰)承担非使用原因造成物品、设施损坏的赔偿责任。除此之外,其余维修及损坏需要赔偿的均由乙方(我爱我家中介公司)承担。上述证据证明,在房屋交割时,热水器是好的。

我爱我家则在质证时提交了“居间合同”的原件,证明他们签署的只是房屋居间合同,其中没有约定租住人数。

何建梅的代理人在庭审中表示,她帮助几个孩子租房时,并没有见过赵光杰提交的这些证据,而且她已经和中介公司说明,会有6个孩子居住。“因为6人到京后,没有足够的床位,还是中介公司的员工告诉6人购置床铺的地点。”

截至记者发稿,庭审仍在继续。

争议焦点 家属分别索赔百万7被告全称没责任

3月26日,本案第一次开庭。在法庭上,面对家属百万索赔,7被告均称自己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今天的庭审中,7名被告无论是否提交新的证据,依然坚称自己没有过错。

起诉房东

赵光杰是房主,应该给承租人提供安全的热水器。本案中,出租房内的燃气热水器的排气管已经超过国家标准规定的8年强制报废年限,因此赵光杰应该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房东赵光杰:我将房子交给爱家营公司,并全权委托代理,无论是安装工人本身,还是安装公司,应该有相关资质。中介公司嫌换新管贵,所以没换排气管,自己也没有资质判断该旧排气管该不该换。

起诉生产商

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技术队现场勘验,出租房内使用的是万和牌燃气热水器。在该热水器排气管“连接处两侧各发现一处长1厘米的破损”,另外,“热水器热水管……终端连接到马桶进水管”,“马桶盖上的排水开关呈倾斜状,马桶水箱内无自来水”。

家属认为,万和公司作为生产商,指定不具备安装资质的日昌盛公司及没有技能证书的安装工人宫衍伟进行安装,将超过使用年限且有两处破损的排气管安装在强排式热水器上,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万和公司:对于日昌盛公司的安装,其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去鉴定该公司是否安装合格。

起诉销售商

据了解,燃气热水器是我爱我家员工代赵光杰购于某网上商城,日昌盛公司完成安装。家属认为,某网上商城放任日昌盛公司违规安装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某网上商城:网站只进行销售,热水器是否配有新排气管尚需进一步确认。

起诉安装公司

据了解,安装时,日昌盛公司安装工人宫衍伟使用旧的排气管,我爱我家公司杨秋莲则确认了“烟管自备”并在安装单上签字验收。家属认为其也要担责。

日昌盛公司:安装工人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做出的判断,在征求了客户的意见后才为热水器接上了旧的排气管,且排气管没有国家强制更换标准,因此不应承担责任。

起诉两家中介公司

据悉,案发房屋的房主赵光杰全权委托爱家营公司出租并管理房屋。后学生委托何淼姑姑何建梅分别与赵光杰及爱家营公司签订租房合同及补充协议,并与我爱我家公司签订居间合同。

家属认为,爱家营公司作为出租代理人和管理人,我爱我家公司作为居间人及爱家营公司唯一股东,安装确认并签字验收热水器,导致悲剧,中介公司均应连带承担责任。

两中介公司:爱家营公司称,该热水器安装时,因为日昌盛公司安装工人称旧排气管能用,热水器有配置排气管附件,京东商城卖的价格高,为客户考虑才没有换新管。我爱我家公司则认为,公司是受房东委托的,如果安装方要求更换新管,公司肯定会换,是日昌盛公司安装工人称旧管可用。两被告均称自己不应担责。

追加签合同人为第7被告

家属起诉的6被告将何建梅追加为被告。

何淼姑姑何建梅:自己是经过6个孩子的同意才代为签约的。水电费、房租都是孩子们自己到我爱我家交的现金。自己没有过错,不应担责。

(编辑:SN09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