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凉山死刑犯脱逃细节:民警跑掉了鞋也没追上

4月27日上午,凉山一在押死刑疑犯阿机子发在西昌市力平医院准备就医时趁民警不备逃脱,警方悬赏缉拿。图/CFP
4月27日上午,凉山一在押死刑疑犯阿机子发在西昌市力平医院准备就医时趁民警不备逃脱,警方悬赏缉拿。图/CFP

4月27日9时30分许,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看守所一死刑嫌疑犯在医院看病时脱逃。昨晚,凉山州公安局通报称,逃犯阿机子发,男,彝族,一审死刑犯(上诉二审待判),在警方押送就医过程中脱逃。目前,凉山警方正在全力查缉追捕。警方还向社会发出协查通报,凡提供线索或者帮助抓获的市民可获奖励2万元。

目击

民警跑掉了鞋也没追上逃犯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阿机子发逃跑地点为西昌市力平医院。该医院邻近西昌市公安局,直线距离约为50米。

据当地媒体报道,事发时,身穿黄色囚服的阿机子发由一辆警车带到力平医院准备看病。警车上有两名警察,一名警察去停车,一名警察将其带到医院门口。

目击者称,刚到医院门口,犯人表现出不舒服的样子,蹲下来作呕吐状。“下车后不停地呕,蹲路边好几分钟都没呕出东西来,一边呕还一边到处看。”没隔多久,犯人突然打开了脚镣并迅速向航天大道方向跑去,边跑边脱掉黄色囚服,之后沿着河边转了个弯,朝泸山方向逃走。

医院一名保安对新京报记者称,在旁看守的警察第一时间追了出去。但该民警年龄为50岁左右,“他把鞋子都跑掉了还是没追上。”

医院附近一位超市老板称,该名犯人“跑得太快了,那名年纪有些大的警察最终还是没追到。”

据当地媒体描述,追捕的民警回来时显得非常疲惫,额头全是汗水,双脚只穿着一双袜子,“鞋子都跑掉了,袜子都磨坏了,脚趾都露在外面。”随后,一名超市老板还买来一双鞋子给这名民警穿上。该老板称,民警因没追到逃犯感到自责,被送到医院后还有些晕厥。

追缉

警方通报疑犯体征设卡排查

昨日18时,凉山州公安局官微通报,4月27日9时30分许,因贩卖运输毒品罪一审被判处死刑(上诉二审待判)的被告人阿机子发,在西昌市押送所外就医过程中逃脱。

西昌市公安局曾于事发当日贴出协查通报,称逃犯阿机子发现年34岁,宁南县稻谷乡笋子村人,因涉嫌贩卖运输毒品被刑拘,2013年7月18日被逮捕;2014年,被州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并羁押于凉山州看守所。

阿机子发身高170厘米左右,体态较瘦,脸型较尖,大眼睛,双眼皮,短寸发。逃跑时,上身穿白色长袖T恤,下身穿黑色运动服,脚穿一双黑色布鞋。

协查通报称,凡提供线索或者帮助抓获脱逃嫌犯的,奖励人民币2万元。截至发稿,凉山警方称尚无嫌犯归案信息。

多名网友表示,28日晚曾看到有警察在搜山,并在各个路口设点抓捕逃犯。

新京报记者 程媛媛 杨锋 实习生 魏思佳

(原标题:凉山一死刑疑犯就医时脱逃)

编辑:SN09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9岁男童是怎么成“干尸”的

我最想求解的是,救助站为什么在男童死亡那么久及至成为“干尸”后才登报发出寻尸启事?以此为线索,我们可以发出一连串的追问:死于何时何地?怎么死的?尸身上的伤痕怎么来的?死前有否送医诊疗?死后存放在哪里?为何不第一时间发布寻尸消息?


汪国真逝世:谁比谁活得更长

这番感慨,是因为刚刚逝去的汪国真,连日来招致各种调侃嘲讽,从否认诗歌作品,走向鄙薄人格。如此对待过去,对待人生,对待生命,我觉得太不真诚,太不客观,是一种很虚伪的文化生态。


小学生告别信如同啼血告状信

小学五年级的孩子,特别又是女孩子,最该是如花蕾一样的年龄,她们本该是无忧无虑、如诗如歌、天真活泼的年龄段,而现在这个女孩子竟然叹息“活得太累”,以至于拿上一百元就要家出走了,这不禁令人痛心,更让人百感交集。


你永远无法将汪国真逐出时代

始料未及,对于诗人的早逝,网上一边是如潮而至的哀悼与回忆,另一边是汹涌澎湃的批评与反思。对汪国真表示好感的人,夹杂着自己对已逝青春的纪念。有些人说,琼瑶的小说、三毛的散文、汪国真的诗歌以及庞中华的字,构成了人们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共同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