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书记述廉会被质问:书记你真的只有一套房吗

“道远路滑,需要平安。”——这句颇有意味的话,出现在四川省成都市纪委近日召开的十二届六次全会上,面对与会代表质询,崇州市委书记赵浩宇以此作答。

在此次会议上,成都市33名来自区(市、县)和市级部门党政正职领导,分别以现场和书面的形式向市纪委委员、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特邀监察员等200余名与会代表,进行专题述责述廉。

7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与会代表围绕领导干部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从政等方面的情况,提出许多尖锐问题,让现场接受质询的领导干部多少感到有些“意外”。不过,“红脸出汗、醒神紧弦”正是此次述责述廉会要达到的目的。

最直接的问题:

“辖区街道出现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你如何对待?”

问题直接、火辣,第一个上台接受质询的成华区委书记张孝军就尝到了“被挑刺”的滋味。

“今年成华区个别街道发生了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相关案件,你作为区委书记,觉得暴露出了哪些问题?”一名市纪委委员向张孝军提问时毫不客气。

此时此刻,站在主席台一侧的张孝军理了理头绪,回答也十分坦诚:“这反映出成华区在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方面还有短板。我们对案件举一反三,进行自查自纠,也召开了警示会,开展专项检查,同时在制度设计上进一步调整完善。”

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落实到不到位,龙泉驿区委书记廖仁松遇到了同类问题。一位参会代表向其提问:“去年审计部门到龙泉驿区审计了部分投资项目,发现其中存在一些问题,对这些问题你是否清楚?是否反思和整改?”

廖仁松随即坦言,龙泉驿区这些年经济发展快,项目比较多,投入资金量也相对较大。在加快发展过程中,确实存在项目决定程序不规范、资金使用监管不太到位的情况。但问题发现后,区委高度重视,对所有的项目和资金使用情况进行了一次认真的普查,建立完善了“三重一大”事项的决策程序,出台了相关制度。

随后接受质询的成都市食药监局党组书记、局长周万生等人也遇到了类似的质询,不过他们实实在在的回答,让提问者均表示满意。

最坦白的回答:

“以前怕钱少,现在怕钱多”

成都市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陈琳是此次质询的焦点人物。共回答了9个问题,成为接受质询问题最多的人。而大家最关心的也集中在项目资金监管上。

随着对环境治理力度的加大,近年来成都市财政资金也进一步向环保领域倾斜。成都市监察局特邀监察员、来自四川大学的一位教授提出疑问:面对大量的资金投入,环保局如何保证项目资金规范使用?

陈琳毫不避讳地说,成都市用于环保领域的财政资金的确在快速增加,今年光是大气污染治理的经费就达到5亿元。但环保局从制度监管、执行监管、审计监管三个方面入手,对资金的管理还是比较到位的,凡是5万元以上的项目都要备案。

紧接着,一位质询者更加直接地询问:“我们的环保执法人员与企业打交道比较多,是否会发生私下串通的情况?”

问题虽然接二连三,但准备充分的陈琳却对答如流。在他看来,前几年一些违纪违法问题确实发生过,再加上不少地方在处理发展和保护环境关系上,更容易偏向于发展,容易让执法人员找到托辞。

“有没有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况?我相信,现在比以前好很多。坦白说,以前怕钱少,现在怕钱多,多了不好监管。”陈琳的一句心声,让与会代表发出了笑声。

最“隐私”的内容:

“书记,你真的只有一套60多平方米的房子吗?”

在所有的25项述责述廉内容中,对于个人房产、家庭情况等隐私内容,代表提问涉及率非常高。

当赵浩宇述廉时汇报,目前只购买了一套62.32平方米的房子后,引来了不少人的质疑。一位特邀监察员直接提问:“书记,你真的只有一套房子吗?”

赵浩宇回答:“我确实只有这一套房,组织可以核查。”

一共有多少套房?每套房分别是什么时候买的?用什么钱买的?当天,不少述责述廉对象都回答了这样的问题。

房子有少的,也有多的。

周万生就坦言,自己目前有6套房产。

“这些房子都有合法来源证明,均可以查证。”周万生底气十足。

成都市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述责述廉对象现场民主评议打分结果,不仅将纳入领导干部个人年度考核内容,还将作为干部选拔任用、评先评优和本地区、本部门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考核的重要依据。

据了解,为进一步强化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落实,近年来,成都市坚持“多层级、全覆盖、求实效”的总体思路,全面深化述责述廉工作,做实做细工作环节,市、县、乡层层抓好落实。市纪委先后3次组织开展述责述廉,85名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在市纪委全会上述责述廉,形成了敢抓敢管、真抓严管、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工作格局。

“述责述廉就像是一场考试。”参加此次述责述廉的成都市卫计委党组书记、主任谢强表示,“但考核不仅仅是在考场上,更多的是平时,让我们进一步深刻体会到有职就有权、有权就有责、有责必担当。”(程季轩)


农民工救得了中国房地产吗?

我退休后的愿望是,骑着自行车,到每一个城市,数房子,把中国有多少房子数清楚。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数清楚,因为,我们的一些统计机构连中国有多少老母猪都能数清楚,房子嘛,起码不会跑来跑去,是可以数清楚的。


因为雾霾油价不降,太智慧了

问题是,油价贵了,空气能改善吗?这不好说。据我观察,空气质量与油价的关系,好像还没有与“刮风”之间的关系大。再说,如果燃烧汽油是空气污染的罪魁祸首,那应该首先找中石油中石化问责——它们卖的油,难道质量不够好?


郎咸平宋鸿兵为何无人同情?

那些拥有各种炫目头衔、深厚社会资源和较强社会活动能力的闻人名士,不管是经济学家还是学术明星,都应该善待自己的名声,正确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千万不要利令智昏,为了自身经济利益而违背学术良知和做人底线,误导公众。


如何清除落马书记市长痕迹?

官场政坛有诸多变幻,都是人的沉浮、升降和来去。有人喜,有人忧,有人置身事外,但留给主政之地的影响是不能忽视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