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亚细亚主义”是什么货色

新华网北京8月25日电 1916年,一个叫小寺谦吉的日本人发表了《大亚细亚主义论》。此论一出,反响不小,和者颇多。与“脱亚论”“大日本膨胀论”等赤裸裸的武力侵华论不同,“大亚细亚主义”竟提出“兴亚”“振亚”,声称“保全支那”,提倡中日“结合”。单看这些口号,小寺谦吉简直就是中国和亚洲人民的朋友。可是,此论提出不久,就引起李大钊的高度警惕,他撰文指出该主义的真实目的是:“假‘大亚细亚主义’之旗帜,以颜饰其帝国主义,而攘极东之霸权。”这一针见血之论,撕破了“大亚细亚主义”的美丽外衣,揭露了它的邪恶本质。

“大亚细亚主义”实质上是近代日本诸多对外侵略扩张理论的一种,《大亚细亚主义论》是它的集大成者。从内容上看,《大亚细亚主义论》声称:“和平主义是现代的空想”,战争是实力的较量,要增强实力就必须“依托支那、利用其经济资源”;“日本是亚细亚文明的传承者”,所以“有保护支那的充分理由”;“人种竞争是黄白两种人种之间的对抗战”;中国在政治上疾患重重,在军事上疲弱无力,必须由日本来“指导”才能解决问题;“对于日本来说,作为亚细亚的指导者、亚细亚的盟主是当之无愧的”。显而易见,这种“大亚细亚主义”就是侵略中国的强盗“主义”,就是使中国承认日本统治地位,服从日本指导下的“改造”,接受日本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语言等方面的全面“提携”,最终完成“支那与日本的统一”。

在“大亚细亚主义”的影响下,以甲级战犯大川周明为代表的日本法西斯主义者,鼓吹“日本精神”,强调“国家改造”,逐步通过暗杀、军事政变等手段推翻政党政治,建立了以天皇为中心、军部为首的法西斯独裁体制。随着日本军国主义扩张野心的膨胀、侵略步伐的加快,“大亚细亚主义”逐渐成为日本军国主义的主要指导理论之一,在侵华战争及太平洋战争中被继承、发挥并付诸实施。在“大亚细亚主义”的理论伪装之下,日本帝国主义堂而皇之地发动侵略战争,攫取海外利益。

相比而言,日本的法西斯主义与德意的法西斯主义有所不同,它不是通过议会选举而是通过内部斗争实现的,它不是先建立法西斯政权然后发动侵略战争,而是在发动侵略战争过程中推进的。但是,它们在崇尚武力暴力、美化侵略战争、鼓吹种族主义、宣扬效忠领袖、蛊惑人民大众等方面如出一辙,它们对被侵略者的残忍暴虐同样令人发指,它们给被侵略国造成的灾难浩劫同样惨绝人寰。

美丽外表掩饰不了邪恶本质,温和面目遮盖不了狼子野心,“大亚细亚主义”就是日本版的法西斯主义。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四十年后重启特赦意义何在?

我国时隔四十年后重启特赦制度而实施的此次特赦,其中蕴含的“政治意义和法治意义”值得认真体味,不应囿于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这一特殊的时段,而应基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视野,持续予以关注和研究。


有一些检查叫走后就发生事故

当全国媒体与网友的目光聚集在天津之时,淄博的这起化工厂爆炸事故很难再有强烈的反响。可是,小事故也是事故,如果说天津爆炸事故撕掉了生产安全的底裤,则淄博润兴化工厂爆炸事故也可以管中窥豹,并成为反面教材。


哄抢苹果的农民为何如此无情

其实如果我们走进这些村民内心世界,或许他们会觉得自己才是真正朴素的一族。他们或许觉得拦路抢劫是丑陋的,或许觉得偷窃其他村民的东西才是丑陋的。他们也有同情心,他们或许会为村里哪户人家遭遇不幸而慷慨解囊,但他们的同情心则止步于陌生人。


白种黄种人都应为苏炳添鼓掌

在本届田径世锦赛上,苏炳添闯进百米决赛,着实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他不但创造了黄种人首次闯入世锦赛决赛的历史,而且是决赛跑道上唯一一位非尼格罗人种运动员。尽管苏炳添没能战胜博尔特、加特林和盖伊,但他依然是一个伟大的例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